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第三章生存姿态

2020-04-03 17:38:03 唐燕 229

讨好,责备,超理智,打岔四种生存姿态都来自一种低自尊和不平衡的状态,在这种状态下,人们将属于自己的权力拱手让给他人。个体之所以会使用这些生存姿态,完全是因为他想保护自己的价值感免遭那些言语或非言语的,可知觉到的或是假定的威胁。

当处于新生儿期,我们在这个世界是一种平衡的状态。当我们通过声音,视觉,触摸,活动及人们说话的语音语调获得信息后,会据此对有关自身的含义和信息进行推断,最后通过与家庭成员或他人沟通发展出自我价值感。

尽管我们无法如自己所愿,获得所有可以利用的信息,但在内心,我们仍会尽力对自己看到或听到的一切做出最好的解释。从这个角度看,也许我们对事件的理解与真实发生的事件不完全对等,衍生的感受,也不断出现和重复,渐渐也限制了我们的自我价值感。

通常我们发展出言语技能后,我们更加容易被周围的人发出的信息所影响。任何一种沟通都包含了两方面的信息:言语和情感。而非言语方面的信息往往反映人们内心的真实状态。当人们言语信息和非言语信息相互矛盾时,就会出现不一致沟通。当我们还是蹒跚学步的孩子时,我们往往会同时受到这两种矛盾的信息。而想要做出反应,我们需要了解或是做出猜测。所以孩子早年的沟通方式会反映出他们在家庭环境中学到的。

家庭环境中形成的规则,对于孩子来说不得不信服和遵从,如果违背,自己将陷入:不被爱,被遗弃或立即死去的恐惧当中。所以当我们在向规则妥协的时候,其实它是在保护我们的自我价值,当然也保护了规则的延续。

我们从家庭规则和他人身上学到某些东西,虽然自身会出现矛盾的言语和身体信息,但它能保证自己继续存活。代价则是我们常常会展示出一些疾病的生理症状。因此我们在外展示的那一部分只是冰山一角,而大部分真实的自我则隐藏在表面之下,且我们会被这些生存姿态操纵和控制,并定义我们自身的价值。

讨好

blob.png

当我们感到自己生存受到威胁时,讨好是四种主要的反应方式之一。讨好者会对他们在交往中的人和情境予以充分的尊重,却毫不在意他或她自己的真实感受。主要表现在1.一边掩藏自己咬紧的牙齿,一边说出令人信服的谎言。2.忙于平息各种麻烦。3.坚持为那些出错的事情背负责任。然而他们要维持这种极度脆弱的姿态,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和承受极度的焦虑。

本质上来说,每一种生存姿态都需要另一类同样表现不一致沟通的人来支持。而通常可能接受这种全能角色的人往往采取责备的生存姿态,这与讨好姿态形成互补。为了感受“我是重要的”,讨好者放弃自己的权利,并依赖其他人或事情来定义自身,这种态度会导致压抑自己的愤怒并使生理紊乱,极端的会以自我牺牲,自我伤害或自杀来表达自我价值感。

责备

blob.png

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权力,我们不断烦扰,藐视和指责其他人或环境,认为只有自己和情境需要考虑,同时我们决不可以表现的“软弱”。

在责备他人的过程中,我们认定,在生活中获得成功的唯一方式,就是通过战斗扫清我们前进的道路,并深信,如果将自己的低自尊暴露给别人,我们就会死去。

由于责备可以激发他人心中的恐惧,所以常常断绝自己与他人的亲密关系,并渐渐意识到孤独。同时这种姿态具有爆发性的特点,常常让责备者感受到一种控制感,并让肾上腺素迅速进入血液,加速血流,如果这种状况不断持续,责备者会陷入盲目的暴怒中,对这个世界其余部分视而不见,发展到极端,责备可能会让他们变成偏执狂和杀人犯。

通过倾吐愤怒,让责备者体验到原始的力量,感到自己还活着,并理解到我们责备背后的诉求。深入这个生存姿态,虽然这种姿态现在已经不再为我们所需要或具有帮助作用,但它曾经帮助过我们生存而值得尊重。

超理智

blob.png

超理智的沟通模式是漠视自己和他人的价值,仅关注环境背景,且通常仅限于数据和逻辑水平,不允许自己,也不允许他人关注感受,保持非人性的客观。

作为超理智的沟通者,我们不论是说话还是思考都力求尽善尽美,不断运用复杂的术语,琐碎的细节以及详尽的描述,来支持自己的观点,想要证明自己永远是正确的。

而超理智的表现看作严厉的,具有原则性的,令人烦闷的或是强迫性的个体,退出人群,承受孤独,发展到极端,意味着远离社会或是陷入紧张症的状态。

打岔

blob.png

    第四种生存姿态被称为打岔,这种姿态常和搞笑或滑稽相混淆。打岔模式是超理智的对立面,与打岔相比,超理智的人通常显得沉默而稳定。对于打岔者来说,他们不断变化想法,自我,他人及他们互动的环境背景都不具有任何价值。

社会往往会给打岔者贴上自主和快乐的标签,而他们也相信,只要他们能够将注意力从任何有压力的话题上转移开,就可以生存下去。

然而习惯于打岔的沟通者往往患有中枢神经系统的疾病,无规则的呼吸进一步加剧他们出现不稳定反应的倾向。所以他们会有头晕和震颤的身体反应,极端的会发展为精神病和青春期痴呆。

转换姿态

   为了缓解长时间维持某种生存姿态所带来的痛苦,人们常常会转换他们的生存姿态。所以我们在不同的情境里,我们会采取不同的应对风格。例如,为了缓解讨好别人带来的痛苦,我们开始指责别人,然后又从责备转变为超理智。

   虽然我们中大部分人被禁锢在这些模式中,只要足够的内部或外部机会,都会激发我们的另一种应对方式。然而问题的关键,并不在不停转换生存姿态,而在学会如何表里一致,否则我们将始终受到限制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点亮家庭:唐燕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4月3日
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